有无免费资源

  囧!

   希望孩子们能永远幸福快乐……

   嗷,这院长奶奶和胖女人的微笑也太玛丽苏了吧?都快把人苏得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还有这什么破转折,槽点很多啊有木有?

   院长奶奶说啥都对!

   胖女人转述后也对!

   刚刚还在打得头破血流的两个熊孩子一下子就和好了,请问你们是三岁小朋友吗?囧!

   最后的告白和牵手是什么鬼?

   最后那大人玛丽苏的微笑又是什么鬼?!

   对了,甚至,到最后,大人们解决纷争的时候,完全直接忽略掉了小孩打架的原因,就这么和解了……科学吗?!

   黑猫捂脸,这绝对是比电视八点档还要狗血、还要没逻辑的剧情!书友们一定会以为作者在随便水文来骗书币的,唉!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梦貘同情地摸摸黑猫的头,嘀咕道:“人做梦就是这样的,转折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习惯就好。”

   熏衣草女郎的飘逸婚纱梦

   囧。

   “咦?你们怎么还在这里?”院长奶奶抬头看向他们。

   梦貘赶紧说:“我是跟着孩子们来的,正准备走。”

   院长奶奶指着黑猫问:“这是你的猫?”

   “嗯。”

   “能让我摸一下吗?”

   “可以啊。”梦貘没有征求黑猫的意见,就把黑猫送了过去,并微笑着说:“随便摸,这猫很乖,不会随便咬人的。(^_^)”

   “那我也可以摸吗?”胖女人忍不住也开口。

   “可以呀。”梦貘把黑猫放到了办公桌上,黑猫不喜欢被陌生人随便当做宠物猫来摸头,所以挣扎着想要逃,但是就在他想要逃开的时候,梦貘忽然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他怔了一下,梦貘这个意思是……?

   “不许逃哟,好好‘感受’一下奶奶和阿姨对你的‘爱’嘛。”梦貘安抚地摸摸黑猫的头,然后带着微笑,退开了一步。

   黑猫安静了,他不解地看向梦貘,如果他没有听错,刚刚梦貘说的那番话是别有用意的?

   “好乖啊,说不动就不动呢。”看见黑猫安静了下来,院长奶奶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她和胖女人一起走过去,但是院长奶奶的身体比较轻便,所以率先走到了黑猫的面前,而胖女人还在吃力地挪动着身子。

   “好乖……”院长奶奶微笑着摸了摸黑猫的头。

   当她触摸到黑猫的头顶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感觉犹如一串高压电流一般,迅速地蹿遍黑猫的全身!

   这种感觉是……?!

   月月?

   院长奶奶就是月月变的?

   终于找到亲爱的月月了~!

   黑猫瞬间眼泪汪汪~!

   “哇,这猫咪还会哭,好可爱啊~!轮到我了。”胖女人经过不懈的努力,也努力地蹭到了黑猫的面前,伸手摸了一下黑猫……

   咻!

   又是一股熟悉的感觉如高压电流一般迅速地蹿遍了全身!

   但是这一次黑猫再也没法感动了,而是一股像是吃了shi一样的感觉。

   “……”

   卧槽,有两个月月?

   搞精分啊?

   “好乖,毛好滑~!”院长奶奶和胖女人对黑猫爱不释手,摸了一遍又一遍,摸得黑猫一张圆脸都拉得长长的了。

   想哔了狗。

   梦貘看出了黑猫的不爽,赶紧过来抱起黑猫,好声好气地对院长奶奶和胖女人说道:“院长,这是我的猫,他会乖的,通人性,不会随便咬人,也很喜欢孩子们,但是我来孤儿院上班就是一整天,家里面没有人能够帮忙照顾猫咪,所以我才将他带来孤儿院的,请问我和猫咪可以一直都留在孤儿院里面吗?”

   院长奶奶点点头:“可以啊,亲近小动物可以增加孩子们的爱心,这是好事呢,只要猫咪不咬人,随便你怎么放,我相信孩子们也一定会很喜欢猫咪的。”

   “谢谢院长!我去工作了。(^_^)”梦貘谢过院长之后,就抱着黑猫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

   在下楼拐角处,黑猫终于绷不住,露出了原形。

   “呕……”外加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梦貘疑惑地问:“猫咪,难道你不喜欢被人碰吗?”

   黑猫黑着脸(反正黑脸也看不出来):“嗯!”

   “那你是不是只愿意给梦主一个人摸?”

   “差不多吧。”所以现在本大爷没有挠你脸,算是很给面子了!凸(艹皿艹)

   “那就更好了!”梦貘高兴地说,“猫咪的感觉比人类灵敏多了,如果你跟梦主的关系真的这么铁的话,那么你就用这个方法去验梦主是哪一个人,一定很快就能够验出来的。(^_^)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看来院长奶奶和那个女老师都不是梦主了呢。”

   黑猫忽然冷漠脸。

   真,冷漠脸。

   (=_=)

   “怎么了?”梦貘眨眨眼,问:“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黑猫瞬间泪飙:“两个感觉都是月月,那是什么鬼!!!(〒▽〒)月月啊,你知道我智商250的,你既然知道我智商250,有无免费资源你又为什么出这么一个难的题目给我呀!宝宝我不会解啊!你对我一定不是真爱,才会给我出这么一个难题的……呜呜呜……”

   黑猫心碎成渣渣了。

   〒▽〒

   就连经验丰富的梦貘也懵逼了:“什么?你说两个人都是梦主所化?这怎么可能呢?”

   黑猫捂脸哭:“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恐怕所有人摸我,我都感觉是月月,因为这是月月的梦,她梦里所有的人都是她想象出来的,所以所有人摸我,我都会感觉是她!呜呜呜……”

   梦貘囧!

   这题也难倒她了,吃了几千年的梦,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奇怪的现象!

   “那个,猫咪,你不用哭了啊,看你这个推论,看来你也并不是二百五嘛,这都还没有去尝试,就已经推断出其他人摸你,你也会感觉是梦主本人……”梦貘只好这么安慰黑猫。

   黑猫泪飙:“我都说我的智商高达250了!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肯定能想得出来的啊!(〒▽〒)”

   梦貘囧:“难道智商二百五不是骂人的吗?囧!”

  ☆、1570

  后来,黑猫真的去试了。

   虽然希望不大,但他还是去试了。

   孤儿院里面的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超级喜欢黑猫的,看见他乖乖地坐在面前,还不断喵喵叫地卖萌,就忍不住伸手去摸他。

   那种感觉就是……

   咻!

   浪里个浪的内个“爽”啊!

   全部都是一股熟悉的感觉犹如一道高压电流迅速蹿遍全身,摸得他都要硬了。

   人人都是小月月,谁懂这种凌乱感!

   〒▽〒

   当黑猫虚软地夹着双腿爬回到梦貘身边的时候,天色已晚。

   “怎么样?”梦貘的身边竟然变出了一整套的茶具,黑猫在前线上累死累活,没想到梦貘竟然在这里淡定地喝茶。

   黑猫欲哭无泪地趴在她的身边:“今天的这些举动只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真的智商高达250!(我猜对了呢~!)”

   梦貘叹了一口气,说:“看起来这下就难找了呢。”

   然后,她看着夜深人静的孤儿院,忽然说道:“你喜欢的这个女孩她有一颗很温柔的心呢。”

   “那当然。”黑猫不以为然,端起一杯暖茶喝了一口,顺便嚼嚼茶叶,味道不错。

   “今天主要看到了四个人,印象很深刻,那是两个好人,两个……算是坏人吧?”梦貘轻轻地说:“但是最后那两个坏人都得到了一个好结局呢,刚开始残酷虐猫的男孩得到了女孩、院长、老师的宽恕;

   “而那个胖女人,她的形象被设定为丑陋的形象,就和我之前说过的一样,人的心是偏的,更何况这还是一个脱离法与道德以及常理逻辑的梦,梦主对人物的偏袒会以‘丑化’和‘美化’两种形象来表现,那胖女人出现的模样就是一个‘丑化’过的形象,可是梦主却赋予了她温柔与善解人意的性格,这又是‘美化’了——看来梦主并不愿将她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呢!”

   她抬头看向天上圆圆的月亮,微笑着说:“在梦主的心里,没有绝对的坏人呢。”

   “她心里可能没有绝对的坏人,但她心里我是绝对的大好人,嗯哼~!”黑猫嘚瑟地说,自家宝贝,听别人怎么夸,他就怎么爽。

   “但是她对你不是真爱吧?你看你在她的梦里面,连男人都不是。”

   帅不过3秒,黑猫就被这无情的打击给戳痛了心脏!

   能不提这件事吗?

   难道小月月对他就是只有对宠物的爱吗?

   〒▽〒

   “咪……”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黑猫转头看去,看见一只黑色的小奶猫正在晃悠悠地朝他走来。

   哦……

   今天在阿花和王小明打架之前,他以为阿花就是朔月,激动地就冲出去,结果把“自己”给遗忘在角落里面了呢。

   看到这只“自己”,黑猫就豆大的汗珠从脑袋上掉下来。

   “咪……”小猫蹭了过来,但是没有玩黑猫的尾巴了,而是蹭蹭蹭……蹭到黑猫的肚皮下……

   “卧槽!老纸没有奶!老纸是公的!你这只蠢猫给我长记性一点!老纸是公的,没有奶喂你!!凸(艹皿艹)!”黑猫抓起小奶猫,对着它一阵大吼!

   凌乱啊!

   一只公猫一直被一只小奶猫追着吸奶,这什么破设定?作者,你出来,我跟你讨论一下人生!

   等等……

   “今天验过孤儿院里面所有的活体了,就剩这只了,你说这一只会不会是月月变的?”黑猫转过小奶猫,问梦貘。

   梦貘眨了眨眼,然后指着地说:“你先放下来,我试试。”

   “嗯。”黑猫乖乖地放下。

   梦貘变出了一条逗猫棒,伸到小奶猫的面前,小奶猫虽然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但看到逗猫棒还是抵抗不了猫咪的天性,金黄色的眼睛跟着逗猫棒转啊转,终于忍不住扑腾了上去!

   玩~~

   梦貘拿着逗猫棒逗了一会儿猫咪之后,然后转过头对黑猫说:“很明显,不是。”

   黑猫严肃脸:“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这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咪啊。”梦貘淡定地提起逗猫棒,小奶猫紧紧咬着逗猫棒,死也不松口,因为体重过轻的缘故,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被梦貘提到了半空中,直到牙齿没力,这才无奈地落到地上。

   可是小奶猫已经对逗猫棒上瘾了,落到地面后,停顿了一下,眼睛找准角度,又扑了过去。

   梦貘淡定脸,问黑猫:“呐,普通猫都是这种反应吧?”

   黑猫冷漠脸,双爪抱胸:“我怎么知道普通猫是什么反应?我又不是一只普通……猫……”

   他还没说完,梦貘已经把逗猫棒移到了他的面前,金黄色的眼睛瞬间变成斗鸡眼……

   扑!

   黑猫和小奶猫一块儿玩逗猫棒起来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黑猫终于从逗猫棒的噩梦之中清醒了过来,他猛地一甩头,咬牙说:“靠!别用这个来考验我!”

   而小奶猫,还在扑腾中。

   梦貘一边逗着小奶猫,一边解释说道:“大猫咪,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那四个人和其他人物都有点不一样,你知道是什么不一样吗?”

   黑猫冷漠脸:“因为他们和现实中的本人不一样,那两个坏的我没见过,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原本的性格是什么样的。但是我记得那个阿花胆小懦弱,平常说话都不敢大声,可是这里的阿花不仅敢大声说话,还会打人,这就是她不一样的地方。而那个院长奶奶,我见过一面,那时候她已经老得差不多动不了了,而且是一个很慈祥和蔼的人,可是在这里,她很有活力,甚至还会打人,一点都不慈祥和蔼。”

   梦貘微微一笑,说:“这是‘印象加工’。梦主做梦,她想把人变成什么样子就会把那人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她的梦就像一场戏一样,有主要角色、有跑龙套的角色,区别就在于梦主是否对人物进行了‘印象加工’。你会发现,阿花和王小明打架的时候,旁边的孩子只会看着而不会上前拉架,因为他们不重要,就是‘群演’。在院长办公室里面,那四个人说话,外面的小孩只看戏不说话,那也是因为他们是‘群演’。”

   然后她指着小奶猫问:“你说这小猫咪是‘主要角色’还是‘群演’?”